当前位置:永利皇宫官网 > 星星大作战 > 星星大作战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星星大作战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文章作者:星星大作战 上传时间:2019-12-19

在影院的时候,我特别想喊一声:“Loktar!” 如果能有人回应一句:“Ogar!”这个感觉简直太史诗了!但是脸皮不够厚,一直没喊出来——这也是我二刷了电影之后一直觉得遗憾的事情。

星星大作战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星星大作战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星星大作战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还有就是在NGA上翻各种爬山贴,走遍艾泽拉斯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旮旯。

星星大作战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是啊,对于Wower们来说,我们比别人多了一个世界,一个永远不会老去的世界。

星星大作战 1

那个时候暗牧几乎没人玩,团长除了让A星星并不能看出我是暗影天赋,我经常仗着自己的操作意识好,不洗天赋就去团本里刷1队的主T,偶尔手痒丢个痛,还会被眼神好的队友看出队里有暗牧,然后我猫在角落里假装不存在,让大家一直猜不到谁没洗天赋。

因为身体和工作的原因没能去看首映,小伙伴们陪我去看了8号晚上的那一场。

星星大作战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从2005年到现在,与WOW结识已逾十载,而之前的Warcraft,我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玩的了。而十年,说句暴露年龄的话,已经是我人生长度的三分之一,从青春热血的年少,一直到而立之年。细细想来,我都没有如此长情地喜欢过一个人,却把十年的热爱给了一个游戏。(此处有朋友的话外音,难怪你是单身狗,哈哈哈哈。)

那个时候打团本还是40人,后来的祖格开20人的G团后,我给牧师凑了一小套法伤装,用来在野外刷布刷材料。

那个时候,打完团本,大家经常在UT里聊天聊到很晚,然后心血来潮地去刷5人本或者去爬山。

同去的还有两位没有玩过游戏的姑娘,电影全程都坐在我的旁边,让我给解说。结束的时候,她们感慨了一句:“难怪你们那么喜欢,原来这是一个完整的世界,不仅仅是个游戏啊。”

经过的小镇、任务点,所有能读的书、碑文,能对话的NPC,我基本上全部都点过一遍。不要嫌弃我无聊,真的是暴雪把这个游戏做得太完整了。

那个时候,我的最爱是战歌伐木场,经常拉着朋友去抢旗抢人头,就为的冲军衔,目标是大元帅。因为联盟的战场装太好看,我有一阵子几乎放弃的部落的角色。

回家特地上线,把我所有的角色都摸了一遍,虽然没有时间再去刷本刷装备打战场打竞技场,但是,我有时候还是会做做任务看看剧情。看到当年自己建的第一个号时,心里浮现出的居然是苏轼的那句:

这么多年,虽然大家工作后上线的时间越来越少,游戏上也很难凑到一起再刷副本,但是每当有时间一起聊天时,说起WOW里的历史,英雄的传说和八卦,都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其实在等开场的时候,我特别想高喊一声:”为了女王!”

因为开始的时候,一个账号貌似不能联盟和部落都建号,我去注册了两个CDKEY,把当时的每个种族都体验了一遍,最爱的其实还是亡灵,而我更愿意称自己为被遗忘者,天灾过后这些复生的人们,他们其实不属于任何阵营任何种族,他们有些偏执,有些任务充满的是复仇的欲望,有时候我在寝室里,室友都已进入甜甜的梦乡,而我带着耳机,听着幽暗城的背景音乐,读着任务说明,内心总是带着无奈的悲伤,现在想来,真是应了那句“谁人知我霜雪催,谁人与我共一醉。”

那个时候,作为一个颜控,我最爱的团本是BWL,因为T2套装实在太拉风,尤其是亡灵贼穿T2。

游戏的角色,从建立的那天开始,直到今天,样子都没变过,也许有一天,我也会给我未来的先生、我未来的孩子讲我的游戏,给他们看曾经在我生命中占据了很多时间的欢乐。

作为一个60年代的RP玩家,我读过WOW所有的小说,几乎做过了所有的剧情任务,因为做任务的时候太喜欢看剧情,还经常开脑洞,就导致大家在练级的时候我在练级,大家在打三大副本的时候我在练级,大家都开荒MC了我还在练级,等到大家受不了了,直接上我的号帮我练了个满级60的牧师,我终于可以跟着开荒黑翼之巢了。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后来2.0资料片,换代理,等待很久的巫妖王,没怎么玩过的4.0,5.0,一直到现在的6.0,现在回想起来,好像时间也够漫长,因为经过了 这么多。

最后祝所有的Wower们,我们的世界会永远丰富多彩,值得回忆!

但是一起去的老弟拉着我,让我低调点,别那么激动。我环顾了下四周,看到全是蓝色的联盟T恤,还是乖乖地等开场。

这些回忆,和我曾经的游戏角色,其实永远都不会改变了——“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那个时候,一起玩的朋友,基本都是暴雪的脑残粉,我们经常会说一些游戏里的八卦,比如蛋蛋和泰兰德,小阿和吉MM,吉MM和萨尔,还等地去刷诺莫瑞根里的那个二进制卡片,然后自己翻译出那句经典的萨尔和吉MM在树下kiss的英文。

本来想写写电影的感受,结果写成的游戏回忆的流水账。

刷“荆棘谷的青山”,把每一页都细细读过。

“We are the forsaken, 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魔兽》电影上映前,我特地央做手绘T恤的小伙伴给我画了一件希尔瓦娜斯的衣服,还特地写上那句:

即使十年饮冰,还难凉热血。更何况这十年热血,从未凉过。这十一年的时光,似一瞬而过,看着这些游戏角色,好像自己仍在那个青葱岁月,朋友们还在,我们还在TS或者UT上闲聊,仍然和在现实世界是一样八卦着大家都熟知的英雄,讨论着当时的传奇。

还有一个原因,是亡灵的动作太帅,尤其是盗贼和牧师。为这,我还特地去练了男性角色,导致当时在游戏里认识的很多朋友,一度对我到底是男还是女充满的疑惑。

本文由永利皇宫官网发布于星星大作战,转载请注明出处:星星大作战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