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利皇宫官网 > 永利皇宫官网 > 宁静I

宁静I

文章作者:永利皇宫官网 上传时间:2019-10-19

“啊呜……小静依你在看什么啊。”她把手伸到我的眼睛上,光线透过她的指尖散射在我的面前。她很可爱像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天使,我对她笑了笑。

你要干什么?我大声的喊道。不要把你染满鲜血的手伸入荷塘的水里。

“值得信任……”我轻轻地念叨着。

“普天之下只有东宫姐姐最了解云筝了,或许我想要的只有你能够给我了……”安静地听着船上两人的对话,她们的声音几乎是贴着耳朵传播的。

船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南宫娘娘云筝,另外一个我们不认识从来没有见过她,似乎显得十分的高贵,她着装淡雅不想云筝那样的艳丽俗气。她们两个人牵着手,关系似乎有点儿缠绵。

他走到了我这里,把手往荷塘里面伸去。

璃宁一剑便刺入了她的双眼,她疼痛地在地上尖叫着翻滚着。

“静依,保护好你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她淡淡地说道,便将她的佩剑给了我,“用它来杀死你想杀的人。”

“紫枳!”我大声地喊道,她是我儿时的玩伴,她也来了这里,我抱着她笑着。

我对你很感兴趣。我笑了笑,他的表情僵住了,我知道此刻对一个陌生人说这样的话无疑是一种对自身的嘲讽,但是我还是说了出来。

过了一天,使官传令下来南宫娘娘病恙,南宫将由璃宁殿下暂时接手。璃宁刚来便找到我,问了我们一些有关云筝娘娘的事情。

次日我也被云筝娘娘召去了。

听紫枳说,璃宁似乎一直在找那个和王一样的标志。或许她一直想要成为王吧。

那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醉入那片温柔之中。蔷的故事虽然不是那么的感人,她的言辞也有些紊乱,但是故事里面的人物都是那么的感触。

她又淡淡地说道:“所有目睹这个过程的邻舍全都杀了……让这里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两名使官躬身似乎在念叨着什么,两人走入了邻舍的屋里。她伸手轻轻地搭在我的肩膀上面,“忘记自己的过往吧!你将是一个全新的自己,不再存在于这个浑浊肮脏的世界之中。”话语言罢一股疼痛感从肩上传来,撩开衣服发现肩头已经被文上了一只蓝色的狐狸。

宁静I。那天我坐在荷塘边上,望着荷花上面的水珠,发了呆。他走过这里,手上滴着酱红色的液体,似乎刚刚狩猎了回来。他额前的头发贴在一起,他的目光望向了我这里。

璃宁抱着一个女子出了北宫。

突然想起了璃宁时常和我说的一句话。

她转身离开,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此刻她在皇城中的出现完全是多余的。

像一个冰冷的嗜血者目睹着一切。

“呵呵……”

我一把挣开了璃宁的手,望着那个尊贵淡漠一切的王,冷笑着说道:“王,此事与璃宁殿下无关,请王不要怪罪于她,奴婢甘愿……一死……”只觉剑风冰冷地一转,全身便陷入了寂静的永夜。

你难道对杀戮感兴趣吗?他笑着问道,他的表情很淡漠但是眼神之中我可以清晰地看见感情在流露着,那种想要压抑却无法控制的情感。

面对她的盘问,内心的愤怒一次次压抑一次次燃烧。

“啊!”

在我家的门口临近水边的地方有一片荷花塘。白色的荷花在每个夏日就像是这里的仙子一般,被荷叶供奉着。也是在这个地方,我遇见了那个与我私定终身的少年。

“紫枳,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总觉得皇城有点儿怪怪的。比如你看呐,这才刚刚冬季,樱花便盛开了,而且这个时候还在下着雪花……”

宁静I。王静静地看着璃宁,面无表情,什么话也没有说。

对的。

我淡淡的笑着。

“这是你作为皇城中的人的象征,它能够保护你赐予你魔法,这个标记每个人都不一样的……”

但是快乐地时间也会到头的。

他听到这个结果没有说些什么。只是一味地向往常地去外面执行任务,结果那一天就是与他的最后一面。那天的夕阳像血液一样壮烈,我记得我一直在窗台看着天空,一直到天空慢慢变成紫色,慢慢没入了黑暗之中。

蔷躺在地上,身体被气流卷破皮肉绽开鲜血溅了一地,使官冰冷地望着她的尸体,走上前用她的白银战靴踩向了她的脸,顿时金属与骨骼发出的声音不免令我有些头晕。

“还是你想用阴谋诡计把我……啊!”

“我当时给你注入的灵力是什么形态的呢?”她似乎带着疑问的语气看着我,透过那个面具依稀看见一双带着悲伤与绝望的瞳孔,她的嘴角一直像是刀锋一般,吐出一些没有感情带着寒意的话语。

等会儿,我给你一盆水吧……

风总是吹着花香,带着一种冰凉的氛围。身边地面上全是粉色的花瓣,一脚踏过,花瓣飞起,像是翩翩起舞的仙子。

“那你过来给我看看……”

樱花漫天而过,粉色的影子编织着无限的幻想向云层深处拉去,白色寂静的只身片影点缀在其中纷纷而过。金黄色的光越来越淡,淡到最后只能望见远方的一点儿血色,蒙了一种错综迷离的隔阂感。

花瓣从我的脸上飘过,冰凉得像是我滑落的泪水。我抱着她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很轻很轻。

璃宁一把抓住我的手,说着:“走,快走!”

第一次见到云筝娘娘,我以为自己眼花,刚刚从凡尘之中过来,还没有完全淡忘那里的一切。这几日在这里见到的人无不是倾城之容倾国之颜,可这一位云筝娘娘大大不同。一头乌黑的头发盘在后面,油光的似乎是几千年没有解开洗过的,上面光秃的没有一件首饰。听使官曾经讲过,头发会随着地位慢慢变色,黑色最低贱,大多仕女是酒红色的头发,使官是淡黄色的头发,连我都已经拥有一头酒红色的头发,更上面的便是璃宁的淡蓝色的头发和传说中王的银白色。

这个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东西。他冷冷地说道,这是作为猎人应有的冰冷,那种对杀戮与生死的麻木不仁以及对一切的冷漠。

宁静I。宁静I。来自记忆的最深处的感觉,像是死亡一般的撕心裂肺。我来自城外的港口,我是一个船家人。全家在水上过着渔民和船夫的日子。

“大胆贱人,你……”突然一大队侍卫冲了出来,挤满这个大殿,王依旧纹丝不动,面无任何表情。

新的起点吗,哥哥。这就是说的天下。

夕阳已去了,仅剩一片空洞的深蓝色以及头上纷纷而过的樱花。

最终我执拗不过她,被她拉了出去。樱花瓣和雪花飘落下来,落在柔软的衣服上面,我们翻过假山走过竹桥避开那些仕女把守的宫廊,进入了东宫。

“睡觉的时候不准说话。”突然使官在门外大声地喊道。

这不知道从何处提及信任,璃宁就像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着,顿时我的头脑里面一片雾水。

“璃宁殿下……谢谢你……”

紫枳一大早就被召入了南宫,不知道云筝娘娘有什么事情找她,一连两天也没有看见紫枳回来。

“你真好……”

你是猎人吗?

我记得他之后时常来这里吧,我总是给他水洗脸,然后与他私定终身,然后我们就像夫妻一样在一起了。

黑暗中。

“你胆子肥了是吧,你是不是觉得我好丑啊,说,啊!”

“好像……我们才来四天吧……”

王的肩上有一个特殊的标志,如果有谁的和她一样,那么她就会是下一个王,但是这么久了,一直没有出现那个奇怪的标志。

宁静I。我将头仰起,叹了一口气,一片樱花盖在了我的鼻尖。

那天晚上蔷睡在我的身边,她轻轻地和我聊了好多有关她的故事,一个小桥流水的地方,很美很有韵味。

不久使官又来传令,云筝娘娘回来了。

屏障后面似乎有人影在动,或许这里早就已经布满了埋伏。来不及思索我拔起剑一跃至南宫娘娘的面前,一剑刺入了她的胸口。

“我不会让你杀了她的,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呵呵……”她转过头对着我说,“走!”

于是我把我和紫枳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她。

我听说过你,你就是那个很年轻的猎人,很厉害的,那你是怎么作战的呢?

城里有一个风俗,每隔三年送一批处子至皇城中侍奉王。作为城中长大的女孩,无不期待幻想着自己的名字被王选中。所选的处子必须是女孩,年龄被锁定在十四岁到十九岁之间,王是一个很神秘的角色,犹如神祇一般的存在于城中。她很奇怪,而且所有侍奉她的人全是女孩,皇城里面全是纯洁的处子,对此,我等百姓对这个神秘的王充满了敬畏。

“贱人是你。”身边的侍卫头颅全都滚落了下来。璃宁从背后出现,身边的侍卫们的头颅全都滚落了下来,她从我的手中接过长剑然后猛地一脚将云筝踢倒。

我知道了每个人肩上的标志都不一样,王住在皇城深处寻常的人是不准进入的,这里有很多的规矩,一旦违反了便是死路一条。

“小静依……我想去那棵樱花树下看看樱花,你……能陪我去吗?”我扶着她走出了房间,让她靠在我的身上,听着她微弱的呼吸。

“你叫静依吗?”

“小静依。”紫枳笑了笑,收起手掌,灵力窜回她的肩上,“我要保护你,和你一起走下去,我们要永远地在这个宫里面闲逛着。”她牵住我的手,说的话很奇怪很温柔。像是三月里久违的明媚的阳光。

我并不是王选中的,但是那个叫做璃宁的使官就把我给留了下来,我与她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共鸣,但是她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充满着怜悯与无奈。

璃宁脸上的表情停住了,她褪去了所有的东西,淡蓝色的长发下面是一副男性的躯体,他用男子温柔的声音说道:“今日起我们将开启一个新的世界,一个新的属于你的世界。”

没有感情,冷漠的对待一切。

图片 1

鉴于上次目睹了感性势力中云筝娘娘那些荒唐的事情,我和紫枳不假思索地选择了璃宁为首的理性势力,这两股势力瓜分着皇城里面王拥有的一切。

此时,一大群侍卫将我围住了,她们似乎早就准备好了狩猎,她站在她们身后诡异地笑着,像一个早已胜卷在握的王者。

他是一个猎人,手中一直握着一对双剑,剑的一段已经被血给沁成了鲜红色。他总是在城外很远的山上去狩猎,去完成城中很多很棘手的任务,就连荒野的妖兽他都狩猎过。

我轻声应道。

第二天使官带我们去了另外的一个宫,宫殿的外面种着很多的樱花树,白色汉白玉石砖上面雕刻着古老的花纹,花纹之间之间似乎隐藏了很多的故事。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我也从宫里走出,突然身后的大殿里面传来了尖叫,刺破了整个寂静的天空。我连忙跑了过去,不免为之一惊。

我刚刚为紫枳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有瞬间被鲜血染红了,她痛苦地喘息着,我看着她哭了。

“那只是说说,我们住了这么多天也不算是初入皇城了。”

“呵,小静依……我要陪着你,一直走下去……”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说道,她早已闭上了双眼,也许累了,也许睡了。

树上的樱花也看着飘了四季,片刻也未停歇,紫枳总是将地上的花瓣拾起给我,而我总是用朝露给她泡茶顺便放入这些樱花瓣。她整日拉着我联系魔法或者四处闲逛。

【禁】

——几日前,她去东宫帮使官呈递文件的时候无意地撞上了云筝娘娘与东宫娘娘在闺房之中厮混,她被她们发现了只能跑了回来。自那之后云筝娘娘便又回来了。前几日云筝娘娘将她召入了南宫,没多说什么就叫人用棍子打烂了她的嘴,然后扒光衣服用铁针洞穿了四肢的关节,最后在背脊处用铁链穿过连上石块丢入了南宫的湖中。她是好不容易才得以逃脱,但四肢已经废了只能用身体爬回来了。

坐在这里聊了一会儿,紫枳起身拉着我的手说道:“小静依,我们去东宫那边走走不,一直呆在这里好闷呐!”

“贱人……给我把她拿下!”她突然大声喊道,我就猜到了她早已不准备把我留下活口。

他被妖兽给杀死了,死的很惨,连尸体都没有找到,为此我离开了家里,在城中我遇到了皇城的使官,她们不知道为什么把我带入了宫中。

璃宁将手按在了尸体的肩上,一只蓝色的狐狸发出幽蓝色的光芒,瞬间将他的身体吞噬了。

又到了下雪的季节,天气一直干冷着。

眼前的那个少年还保留着青春的稚嫩,但是杀戮让他的眼神变得比较冷漠,我的确对他感兴趣,但是我真正感兴趣的是他的一生。

她的脸微微浮肿犹若一个在世俗之中奔波的妇人,眼睛很小笑起来很猥琐一点儿也不典雅大方,他穿着一件旗袍,上面印着鲜艳的花朵。连她身边的仕女也比她要好看,总之她很丑,丑到了一种极致。

他对她笑了笑,然后将这股力量注入了桢潋的体内。

其间西宫娘娘多次前往西御探视都被璃宁挡住了,直至有一天一队使官传令——王召见我。

我傍晚靠在樱花树下,望着门口,紫枳依旧还没有回来。

或许我和紫枳很难达到璃宁那样的境界。

我抱起了她,她发出痛苦的呻吟,我将她抱入了房内给她包扎伤口换衣服。她一直握着我的手,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讲诉了这个故事。

保护好……你自己……

“砰……砰……”一个白色的身影闪入,所有侍卫的右手以及剑一同掉落在地上。璃宁望了望云筝娘娘一眼,便抛下一句话。

“小静依,你在做什么啊……”紫枳走了过来,陪我一同靠着门前的樱花树。她是我儿时的玩伴,很幸运我们在皇城之中再次相遇。也许璃宁也对她说过同样不能相信别人的话,但是我无论如何我都会相信她,因为我们是朋友。

完全是她个人的独角戏将所有千杀的罪名全都丢在了我的头上,她自己被自己给气到了,像个野鸡一样乱叫着。

“璃宁殿下……”眼前这位淡蓝色长发的女子便是当日统领众使官杀死我家人的人,众人向她行礼便匆匆离去了。她站在我的跟前,她拥有着精致的几乎不能被这个世界包容的面孔,澄澈的瞳孔散发着明媚的阳光一般的光线,就连她身上也散发着一股迷人的花香,是薰衣草。

很快,那个淡蓝色长发走到了我家的门前。用一种温柔却没有一丝情感的声音唤起了我的名字:“静依,王选你入宫……”我望着她们,脸上没有掠过任何的表情,她们望了我一眼,淡淡地继续说道:“从此你的一切只与皇城有关,曾经拥有过你的一切全都让它消失吧。”

【静】

仅剩下空白以及她孤单高傲的影子。

“呵呵,云筝你说笑了,世界之上又有谁可以满足你呢!”她一把手搂住云筝的肩膀,低下头来去亲她乌发下面那张令人汗颜的脸,云筝娘娘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像是一个烂掉的苹果。

“呵呵呵……”那个女子笑了笑。

我第一个认识女孩叫做“蔷”,她总是沉默着不说一句话。她墨色的长发几乎披到了大腿,她的眉眼一直透着一种莫明的悲伤。我进来以后一直望着她,被她吸引着。最后使官命令我们休息,第二天还要进行一系列的检查。

“紫枳,你不是说过要陪我吗?不是说要陪我一直走下去吗?为什么你要先走呢?”眼泪夺眶而出。

像枝头的樱花一样,无声无息就消失了。

保护好你自己。

“应该会有的……”或许每个人最开始都曾经幻想过,包括璃宁殿下、云筝娘娘以及那位至高无上的王,他们都曾经和我们一样想过吧。

“桢潋,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天下。”

他的眼神之中透露着愤怒,他把手往腰上探去,然后在衣服上面擦拭了一下。他起身准备离开。

那是王派来的使官,她们全都带着银色精致的绸缎兜帽,露出尖削的下巴以及鼻尖,她们的面容应该是十分精致,这种面部轮廓并非一般的女子可以拥有的。她淡蓝色的长发在人群之中很是显眼,长发从兜帽之中露出来雪花飘在上面像是点缀着宝石一般。每位使官都披着白色的长袍,风拂过她们的衣角泛起了微微的波纹。她们轻盈地走过雪地,不留一丝痕迹。

我小声地和她们说着话,但是最终还是把使官给招进来了,把我们统统骂了一顿。

我随使官进入了北宫,王和东宫、西宫、南宫已经在大殿上面等着我了。王是一个带着金丝面具的高贵的女子,一身金丝雀纹裘衫,黄金战靴上面镶了一排海蓝石。

所有的樱花似乎都在为她送别,飘落下来了很多粉色的身影,一直盖住了原来的地面,盖在了我们的头发上面。

我叫“静依”,今年恰恰十七岁了,在这个冬日的边陲我“幸运”地被王给选中了,这对于我以及我的家人和邻居而言无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当晚便回到了皇城,那里与城中各处完全不同,奢华与高贵发挥的淋漓尽致,典雅与华丽的亭台点缀在宫室之中。我和其他被选中的女孩住在同一个宫室里面。

“呵……呵……”门外似乎有颤动的呼吸声音,我连忙起身去看,只见紫枳一身布满了鲜血在地上爬着,大理石的血渍一直蔓延到池塘边缘,她一身湿透地贴在地上。

“按原计划实施吧。”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配问你是吧,回答我啊!”

她的声音愈发的迷离,呼吸愈发微弱,最后如同樱花一般坠地悄无声息。

突然一只手抱住了我,我回头一看是一张熟悉的脸。

云筝娘娘说璃宁殿下说过我很值得信任,这是我很纳闷,我什么时候做了什么让她值得信任的事情。而且我记得她曾经说过想要活下去就不能相信别人的话。

Chapter.01静依

“你是不是想我挤下去做南宫的主人啊,是不是啊!”

当下她除了又黑又丑更加让我对他有添加了一个印象——更脏。

“怎么了,发起了呆……在这里必须尽快适应啊,不然下一个惨死的便是你。”她淡淡地说道,言语之中似乎有一点儿恐吓,但是她的声音像是唱歌一般婉转。阳光照在她的银白色长袍上面发出金属一般的光泽。

这里有使官在不断地告诉我们很多的事情。

那天,天空飘着白色浓密的雪花,青色的石板落满了白色的积雪。远处的屋檐之下是一片氤氲的铅灰色的天空,几乎快要坠落下来。从远处传来了清脆的铃声,像是路过城郊的赶尸队以及丧葬队伍的唤魂铃。有许多过往的邻友出门张望,在那片铅灰色的天边一线,一队白色的人影缓缓向这儿靠近。

为此,杀戮变成了我们的主色调。

她冲后面的使官点了点头,人群之中一个使官出来将邻舍赶入了家中,然后带头的淡蓝色长发张开了掌心,我家里面便传来了凄惨的喊声,透过那个声音以及房屋里面散发出的血腥味,我明白我的父母全都在那一刻被她的魔法杀死了,我几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同样我也不敢对此做出什么反抗,我愣在了原地,她们将我父母的尸体与房子毁灭了,我曾经拥有的一切瞬间如同被遗弃的碎片一般消散在这个寒冷的世界之中。

“静依,紫枳哪去了你知道吗?啊!”她的“啊”像是鬼哭一般难听甚至让我想要杀了她。她明明知道却还这样问我。

后来得知,蔷并不是处子之身。

“啊……”

“好了,你也累了,休息一会儿吧,哥哥……”

然后我看到西宫娘娘和南宫娘娘起身,之后一队仕女围住了我们,这应该是她们的手下。

“这不是很好吗,所有的美景全都融为一体了。”她笑了笑,抱住我的肩膀,道,“不知道以后我们会是什么模样,皇城里面是否还会有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角落。”

回忆,蔷。

她笑了笑,一把抱住了我,尽管她说的时候夹杂着笑声却能够依稀感受到一丝清楚的悲凉。

王伸出手叫我上前,南宫娘娘匀筝突然笑了笑,带着一种强烈的嘲讽。

看着肩上的这只蓝色的狐狸,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我们两个单只片影默默地注视着彼此,孤单着。

“啊!你将不得了,还敢说我丑,啊!”

“保护好你自己!”他转身离去了。

“不会你想杀了我吧,大胆贱人,你太目中无人了吧,啊!”

“的确真的好美啊。”我的眼前除了纷飞的樱花其余什么都没有,一片蓝色的穹宇低垂在头顶。

渐渐我们开始明白这里的生存之道——残忍。

“是……”

【隐】

“是你给我去死。”我狠狠地挥手甩了她两个耳光,我一脚踢向了她的肚子,她双膝跪地与大理石地面发出沉闷的声音。我拔起我身上佩剑,剑光流过我的指尖,她猛地打滚闪开。

我端过来一盆水,他笑着把脸也洗了。他有着很俊秀的五官。

“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吗,可是她并不知道那些事情啊,她似乎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你啊。”那位女子淡淡地笑着,“下一步,你准备……”

“她们活着没有任何意义,但是你不同,你很重要的。”这是她在很远的地方说出的话,像是琴弦发出的声响,瞬间的共鸣就让我的泪水流下来了。

躺在我身边的她一直落着眼泪。我默默地听着,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就这样,璃宁不辞而别了。

“还有,保护好你自己,我期待着下一次与你相遇在皇城的深处。”她笑了笑,从未看到她的脸上露出过这么温暖迷人的表情,“最后劝你一句,想活下来便不能相信任何人。”

就这样过去了一年,云筝娘娘一直没有回来,我和紫枳已经可以在四宫之间来回行动了,加上璃宁又给了我们一道谕,几乎皇宫大部分都可以去。

为什么?难道我不能洗一洗手吗?他吃惊地望着我。

冰冷。

顿时,有一种被囚禁的感觉蒙上了心头,但是自己也无法去改变什么,只能一味地去适应。我微微地点了点头。

“计划失败,更改一下我们计划里面一些步骤。”璃宁一字一句说道,“你住我那里去吧,这里用来给她,好吗?”

“是这样,看样子她们两个人是寂寞死了!”璃宁的话语之中透露着嘲讽,“我很高兴你会告诉我这些,记住保护好你自己,我期待下一次与你的相遇在这个皇宫的最深处。”

“要不,你留下来陪我一段时间好吗?”

于是我住进了她的西御。

“你就是静依吧,好孩子啊!听璃宁殿下提及过你,说你很值得信任……”她很温柔似乎人也很好。

“所以当下……我不可以死……”

和那一句话。

她牵住了我的手,像是紫枳牵我一样,霎时泪水流了下来。

【影】

过了一会儿紫枳脸上扬起了一抹微笑,笑道:“好美啊!”

父亲准备给我筹备嫁妆了,似乎要把我嫁到一个远方的城市,一个没有水边的城市,但是这似乎不是我想要的。

我们被东宫给迷住了,这里不同于南宫,是一座建立在水上的行宫,大片大片的宫室神秘而且又富有幻想的色彩。我们两人在这里嬉戏玩闹着,突然一艘小舟从附近飘过。我们连忙躲在一睹花墙的后面。

不行就是不行……

看到她们搂抱在船上缠绵的模样以及她们口中那些淫声秽语,我和紫枳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便逃走了。

“你来了,怎么还带着一个死人呐……”一个女子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借着微弱的光线可以看见她的容颜。

璃宁告诉我们皇城里面还有另外的一个规则——理性势力与感性势力。类似于凡尘的文官和武官,理性势力是没有感情羁绊冷漠地对待一切的,感性势力则以情感为重不为其他的,为情感而生为情感而亡,理性者会像璃宁这些使官一样,感性者就像云筝娘娘这些四宫娘娘一样。

“她死了。”

“贱人,竟敢污浊此地……”

在璃宁离开之后,有仕女传示:“云筝娘娘来垂视你们了。”听使官讲过,皇城之中除了王所在的北宫之外,还有西宫、南宫、东宫给三位娘娘居住,这位云筝娘娘便是南宫的那位。此外还得知皇城除这四宫之外还有四御,供那些使官们居住,璃宁便是西御之首,可见她在使官之中地位之高,在皇城之中她的地位可以说得上是数一数二的。

“可恶!不是叫你保护好你自己的吗?真笨啊……”她对怀里的尸体叹着气,她直奔西御,进入了她的房间里面的暗室。她走入绵绵无尽的黑暗之中。

她的脸上挂着一层厚重的阴霾。

好的,谢谢姑娘了。

一只蓝色的狐狸出现在桢潋原先的标志上面,带着一种诡异的感觉。

“那她呢?”

“这会不会被发现呐,使官说过我们初入皇城的人只能待在南宫的范围内活动。”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不免有点儿惊讶,她依旧是那一张浮肿的脸、眯着的小眼以及高亢而且尖锐聒噪的嗓门,服装愈发的奢华却仍俗气未减。

本文由永利皇宫官网发布于永利皇宫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宁静I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