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利皇宫官网 > 永利皇宫官网 > 东风西渐:梵高画中的浮世绘影子

东风西渐:梵高画中的浮世绘影子

文章作者:永利皇宫官网 上传时间:2019-10-20

东风西渐:梵高画中的浮世绘影子。题材方面,浮世绘关注的是市井百态。“浮世”本是日本佛教术语,相对于“极乐净土”,意指人间,也含有及时行乐的意思,“浮世绘”即对“浮世”的描绘。相对于以佛、道思想为主流的写意画来说,浮世绘在东方可以算是写实的绘画方式,取悦的是社会中下层人民。


十九世纪以来,科技迅速发展,摄像技术出现,真实表现人物与事物的外形已经不是画家的第一需求了,写实传统承受了巨大的变革压力。所以此时的画家们一方面学习着新的光学知识和表现技法,一方面又看到来自东方浮世绘的艺术样式,这样的平面感、点线面的应用和色彩造型的绘画创新都带给他们极大冲击。

东风西渐:梵高画中的浮世绘影子。原作创作于1820-1830年,梵高临摹于1887年。如果说上图还有左右反转和颜色上的艺术加工,下面两幅作品可以说是梵高的“像素级借鉴”了,甚至连画面上名笺都原封不动地复制了下来:

左为《唐吉老爷》,右为《铃鼓咖啡屋的女人》

东风西渐:梵高画中的浮世绘影子。而浮世绘大量传入西方,也和当时清朝的闭关锁国政策相关。本来该由中国承接的丝绸、茶叶和瓷器生意,纷纷转移到日本,这些由日本出口的商品上,大量印有浮世绘的图案,或者就是用浮世绘版画纸包装,这些包装盒、插画都被西方画家视若珍宝,他们开始大量引进和收藏浮世绘,使浮世绘成为炙手可热的艺术品。

东风西渐:梵高画中的浮世绘影子。光影和色彩方面,浮世绘的作品少有光影对比,也很少费心思去关注怎样平滑地过度光影的线条。人物、景物和背景大多采用平涂的技法来表现。线条精简排列,色彩也鲜明互不混合,很少用渐变方法上色。梵高作品中有明显的平面化倾向,他作品中还出现了大量抽象的点、线、面,这也是和浮世绘的影响分不开的。

《神奈川冲浪里》和《星空》对比

在梵高博物馆中,如果你足够仔细,就能发现这地处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Van Gogh Museum)中,还有一个专门的“日本梦”展厅,显得独树一帜,展厅中收藏有他临摹的一些浮世绘以及原画,因为梵高和他的弟弟提奥都是日本版画的狂热爱好和收藏者。而在梵高博物馆的官网上,还有一个日本版画(Japanese Prints)的收藏集,其中有数百幅浮世绘作品,为什么梵高如此重视日本浮世绘作品,他又从中受到了怎样的影响呢

过了不久,他开始将浮世绘的图像和元素加入自己的创作中。他在1887-1888年创作的《唐吉老爷》,主人公背后的墙上就贴满了典型的浮世绘作品。在同时期创作的《铃鼓咖啡屋的女人》,画面背景中也似乎出现了穿着和服的女子身影。

所以浮世绘就这样,漂洋过海,在欧洲获得了新的土壤,在梵高的画里得到了新的生命。梵高自己也说起对浮世绘艺术的借鉴,“我所有的作品无一例外地透着日本艺术的因子,那些与草为伍的日本艺术家,他们教导我们的是一种现实的宗教。”在他最受欢迎的作品《星空》中,熟悉浮世绘的人能从中看到《神奈川冲浪里》的波涛,那些令人目眩神迷的漩涡与卷曲,裹挟着星光与水光冲击着无数观赏者的心灵。

而受到浮世绘影响的这一波西方画家,如马奈、莫奈、高更、梵高、德加等,纷纷放下了对于神话人物(希腊罗马神话人物)、大历史题材(战争、帝王)、宗教题材(圣母、耶稣、圣徒等)和贵族肖像为主的题材,而开始关注大量市井无名人物,如马奈《吹笛少年》、高更《你何时结婚?》、德加《舞蹈课》等。梵高自身本来就对社会贫困阶层怀有深切的同情和怜悯,在他绘画早期就有《吃土豆的人》等描绘劳动者的作品,因此浮世绘的题材选择,和梵高的兴趣十分契合。

梵高《夕阳下的播种者》

这幅画中近景有一棵开花的树,贯穿整个画面,而且树干本身也没有完整地呈现出来,但是透过树干的遮挡去看远方田野和播种者,也能表现出远近感。这棵树本身也残留着少许此前他临摹的《日本情趣:梅花》的笔迹。这样的空间切割方法,给人不完整的形象,但具有很强的视觉张力。

此前西方传统绘画极讲究透视和光影效果。在《雅典学院》中,精确的建筑线条交汇消失在远方的一个点,构建出一个几何立体的空间;在《夜巡》中,戏剧性的光影效果将每个人的形态都衬托得非常生动,有主有次,清晰分明。那么,浮世绘怎样改变了这一绘画传统呢?


再往后,他已经抛开了具体的浮世绘图像和元素,而将这一种风格融入了他自己的创作习惯中,成为塑造梵高风格不可分割的艺术基因。

左为溪斋英泉的《身穿云龙打挂的花魁》现藏于千叶市美术馆,右为梵高《日本情趣:花魁》

可见梵高的确是对浮世绘这种来自东方的艺术形式倾慕不已,从色彩、构图、造型和题材上全方位认真临摹了,甚至还在画面两边歪歪扭扭地用油画笔刷写上汉字。这一阶段是梵高学习浮世绘的第一阶段,他的做法就是将纸覆盖在原画上描摹轮廓,再以油彩填涂,比起原作的墨水色彩,临摹的油画显得色彩亮丽、对比强烈。就算是这赤裸裸的“抄袭之作”,在今日的艺术品市场上,已经成了价值千万的珍宝。

历经文艺复兴期间诸多绘画巨星的欧洲画坛,为何会发生这样变化,受到浮世绘如此大的冲击呢


梵高《杏花》,平面化倾向很明显

左为歌川广重《龟户梅屋铺》1857,右为梵高1886年临摹的《日本情趣:梅花》

左为歌川广重《大桥骤雨》1857,右为梵高临摹的《雨中之桥》

梵高对浮世绘的喜爱之情,从他写给弟弟的信中就可看出。1885年,他写道“我的画室还不错, 整个墙壁上贴满了日本版画, 所以很快乐。”这时期他还只是观赏、借鉴,以及“制造氛围以提供足够创作灵感”。到了巴黎之后,他在收藏有上万幅浮世绘的宾格画廊流连忘返,也开始更广泛地接触和收藏浮世绘。最后他自己也收藏有超过两百张。在梵高的作品中,如《日本情趣:花魁》、《日本情趣:梅花》、《雨中的桥》等都能明显的看出对浮世绘的“抄袭”。

透视方法上,浮世绘打破了古典创作规则,采用了非严谨科学的透视关系,比如重叠透视法。这一透视方法是将前景物体放在后景物体之上,利用前面的物体部分遮挡后面的物体来表现空间感。这样依旧可以表达远近关系,也有一种别样的立体感,在梵高的作品中,这一方法也有所体现。例如:

本文由永利皇宫官网发布于永利皇宫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东风西渐:梵高画中的浮世绘影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