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利皇宫官网 > 永利皇宫官网 > 【古风】帝王的妻姐(47)

【古风】帝王的妻姐(47)

文章作者:永利皇宫官网 上传时间:2019-12-19

“姑,姑,姑奶奶,华儿,华儿腿软,起,起不来了。”慕容华道。

他心里想:朕的那个皇后,应该不会回来了吧?

“老师,小正他……”南宫羽不知该如何说才好,而且南宫羽在欧阳谦严厉的注视下,从来都不敢撒谎。

“您怎么会知道?”南宫羽越发佩服起老师来。

她闯入老师住处,撞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生得一字秀眉,眼睛不大不小,单眼皮,鼻若悬胆,嘴唇微厚,皮肤白净,文人气很浓。他与欧阳老师有六七分像。他虽然文人气很浓,但眼中却带着几分威严,他见南宫羽虽是男子打扮,但眉毛修得很细,断定她必不是男子,于是道:“你是谁家的女娃娃?竟敢乱闯欧阳府。”

南宫羽等不了明天了。她必须见欧阳谦。她对门卫问道:“您可对老师说了,我是他老人家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学生南宫习。我要去救我的小师弟公孙上。”南宫羽故意把自己和皇帝的名字稍加改动,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南宫羽看着欧阳广德担心的目光,不忍再说下去。

“可是陛下,臣最多能坚持三天,三天以后,宫里的粮食恐怕会难以为继。所以,陛下也要做好随时撤离的准备!”老薛道。

【古风】帝王的妻姐(47)。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皇帝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她起身对芈锐道:“我要去找欧阳老师,他是我们中幽国的大儒,在官员当中威望极高。他或许能帮上忙!”说完,她急匆匆的去拜见老师。芈锐不放心地跟在她身旁,一同前往。

南宫羽听得心里一阵温暖。到底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他老人家居然为了自己的事如此上心,甚至不惜得罪太皇太后。今日,即便老师不能帮上自己什么忙,也要见见老师,表达一下谢意。

南宫羽摇摇头道:“不是太皇太后。”

欧阳谦马上意识到,一定是出大事了。欧阳谦道:“是不是太皇太后要废了他?”

皇贵妃慕容锦是真的害怕了,她搂着孩子直哆嗦,就想待在养颐殿,哪也不想去。好像有太皇太后的地方就能让她感到安全似的。

【古风】帝王的妻姐(47)。欧阳谦说完,努力的撑起身子坐起来。他问道:“小羽,你怎么会出来啊,偷偷出宫会被责罚的。”

“那是南宫烈?端木王?慕容博?一个个都贼心不死,是他们当中谁在为难陛下?”欧阳谦看着南宫羽道。

那中年男子道:“爹,她就是您前一阵挂念的弟子。您为了她,还和太皇太后吵架呢!”原来,中年男子就是欧阳谦的长子欧阳广德。

落安点点头又摇摇头。

南宫羽看着桌上油灯里跳动的火苗,突然想起自己老师欧阳谦来。

【古风】帝王的妻姐(47)。这刚打发走了一个慕容锦。太皇太后又见慕容华跪在地上抱着六皇子建儿哆嗦着。她厉声问道:“华儿,你怎么还不走?”

欧阳广德见老父亲动怒,忙行了礼,退了出去,站在一旁的芈锐也识趣的一起退了出去。

图片 1

欧阳谦气力虚弱地道:“皇后娘娘,她是肖柔的女儿,她还好么?”

《帝王的妻姐》连载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南宫羽道:“我是欧阳老师的弟子,我要见老师。”

“不,我不是文君。老师,我是小羽。”

“落安害怕父皇输了会哭鼻子,但母后很厉害啊!您不是说母后武功很高么?等母后从白虎岭打小兔子回来,落安就不用怕啦。落安也要和父皇母后一起战斗!”落安说得一脸真诚,却让皇帝无言以对。

47.求助帝师

“小正,不,是陛下,他最近好么?”

这时,落安公主手里拿着一把小木剑跑了进来。她眨着大眼睛道:“父皇别怕,有落安保护您!”

慕容华听完吓得立刻晕了过去了。若不是婤婆和身边的几个宫女扶住了她和建儿,恐怕连建儿都得摔坏了。

皇帝公孙正坐在案几前,对侍卫老薛和其他几个侍卫头目道:“你们无论如何也要在商南回来之前守住这四个宫门。”

那门卫道:“您这话,小的只带给了我家大公子欧阳广德。老爷前些日子,因为在朝堂上争论,不应该在寒冬让皇后娘娘罚跪受辱的事,而得罪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因此恼怒,嫌我家老爷多管闲事,免去了老爷帝师的官职。结果他老人家从朝堂上下来,就气得一病不起,不见任何人了。现在府里所有事也都是大公子在打理。您还是回去吧。老爷身体实在不宜见客啊。”

南宫羽伤心地道:“老师,小羽就是皇后,小羽一切都好。您快好起来吧!”

芈锐跟在她身后。门卫也紧随其后追他们二人。南宫羽一路闯过去,她只记得小时候陪爹娘来过欧阳老师家,依稀记得老师的住处所在。

欧阳府邸。

南宫羽以欧阳谦弟子的身份在门口恳求门卫能放她进去看望恩师。但一个去內宅禀报的门卫回来传话说,欧阳老爷病重,不宜见客。有事可以明早与欧阳谦的长子欧阳广德说。

那些妃嫔们听说宫门处将士们正在奋力厮杀打斗乱臣贼子,她们个个都吓得战战兢兢,花容失色。这些妃嫔们,有要上吊的,有准备毒药的,也有抱着金银细软准备私逃的。还有那些有孩子的妃嫔更是乱做一团,心里七上八下的,纷纷跑到太皇太后那哭诉。

欧阳广德道:“爹,您身体不好,还是别再操劳了。孩儿担心您的身体……”

皇帝弯下腰将落安抱起,放在自己怀里,问道:“落安怕么?”

欧阳谦突然把眼睛全部睁开,定定的看着小羽半天,最后他说道:“你真的是小羽,你把眉毛怎么修得这么细啊,你和我小师妹太像了,是为师刚才失态了。”

“小羽,小羽是谁?你认识肖柔么?你和我的弟子肖柔也很像,但更像文君!”欧阳谦恍惚间,分辨不出眼前的人到底是谁了。

未央宫里。

“我不是偷偷出来的,是小正让我出来的,您好好养病,不用替我担心。”

“朕绝不做逃离皇宫的亡国之君,城在人在,城亡人亡!”皇帝起身拿拳头重重击打着桌子,把林公公刚放上去的热茶也震洒了。

“滚开,只要小羽没事,我这把老骨头也就好多了。小羽,快,快说说,陛下怎么了?”

当南宫羽还在飞凰茶楼想着自己该何去何从时,皇宫里早已是一片凌乱。

林公公吓得赶紧拿袖子将桌上的茶水抹干净,撤走茶碗,准备再换一盏新茶。

康儿这一哭可不得了,其他妃嫔搂着的公主皇子也跟着一起大哭起来,再加上妃嫔们嘤嘤的哭泣,整个养颐殿简直比当年昭帝驾崩时哭的场面还悲切。气得太皇太后破口大骂道:“一群没有骨气的东西!哀家还没死呢,陛下那里也还未分胜负,瞧你们一个个的,添什么乱啊?都给哀家马上滚回各自宫里去!谁若敢私逃,杀无赦!”

“瞧你那点儿出息!婤婆去,扶贵妃起来!”

欧阳谦从睡梦中被吵醒,恍惚间看到一个女子的脸,他迷迷糊糊的问道:“是小师妹文君么?我是不是也死了?”

芈锐回来时,给她带来几个坏消息。南宫羽的外祖父肖颐还在外地赈灾,没有返京。太皇太后的哥哥慕容博打算保持中立。他一把年纪了,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再为那个越来越不听话的璟帝公孙正卖命了。而且端木王和南宫烈的权势也不是凭他一人之力,想扳倒就能扳倒的。

说实话,素日里的欧阳谦虽然年近七旬,却没什么大毛病。他这些天不过是气急担忧,怒火攻心所致。他见南宫羽没什么大碍,他的病倒去了一大半。他听南宫羽把事情大概讲了一遍后,开始陷入了沉思中……

慕容华哆嗦着起来,小声问道:“姑,姑,姑奶奶,您给句实话,如果陛下万一,万一败了,我和建儿该怎么办啊?”

欧阳谦指着儿子道:“你个逆子,给我滚出去。”

太皇太后转过头去,背对着慕容华,阴恻恻地说道:“陛下不是在望星台架好柴了么?万一陛下败了,我们就和他一块儿到望星台殉葬吧!”说完,她走进帷幔沉默不语了。

林公公端上一杯热茶来,放在桌旁,对皇帝道:“陛下,商大人离开前也说过,如果三天后,他没能及时破了安阳城外的军队,您就得赶紧离开了。”

“认识几十年了,他们几个人的心思我又何尝不知呢?小羽,你跟为师说说现在外面的情形。或许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来挽回来一些局面。”

她一直搂着孩子不撒手,那皇长子康儿被母亲搂得太紧,都快喘不上气来了,难受的哇哇大哭起来。

皇帝苦笑着叹息一声,想:现在皇宫里的其他女人个个怕的要死,她们竟然还不如一个四岁的娃娃!

那中年男子见南宫羽哭得悲切,倒有些愣住了,想着刚才门卫传过来的话,她是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弟子南宫习,她师弟是父亲第一万个弟子。他拍拍脑门忽然开窍,想到千岁和万岁!中年男子感叹到自己刚才怎么就那么笨啊!于是他忙制止了上前准备赶走南宫羽的门卫。

飞凰茶楼里,皇后南宫羽在艰难地做着抉择。如果父亲在他们其中任何一方做了人质,她的心,会跟着帮助那一方么?

那些妃嫔吓得只好离开了。慕容锦母子被太皇太后找了几个宫女架了回去。

“胡闹!我爹一生只教过一个女徒弟,而且她已经去逝多年了。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娃娃,乱认什么师父!来人,快把她和后面那个陌生男子一起赶出去!”那个中年男子对着后面追上来的门卫道。

她迷茫而不知所措。她希望有个人,能给她答案。

南宫羽才不管这些,她直接进了内室,趴到欧阳谦床头,看见老师憔悴的样子忍不住哭道:“老师,我是小羽,小羽没事,您不用担心了。太皇太后没冻死小羽,小羽还活着!”

南宫羽趁门卫不备,直接闯进去了。

本文由永利皇宫官网发布于永利皇宫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古风】帝王的妻姐(47)

关键词: